关于B的势力建立在两个女人身上

①B是统治者,他的势力便建立在被统治者的内讧上,因为他们一旦反抗(以工作为象征)便相互争吵,这道理也许很荒诞或者浅薄,却再真实不过了;任何统治我们的东西都靠着我们对这种东西的争论存活(统治者无可奈何地对此视而不见,毕竟他们无可奈何地依此产生势力,这里以尽管房间是脏乱的,但B假装它并不脏乱并由于这种假装而适应了脏乱为象征)。

②这两个女人象征着懒惰以及忧郁,或者与之类似的模糊不清地纠缠在一起的东西,或者直接象征着B的两部分内心(或者是全部)(它们的特征并不重要,因为真正的象征不一定要指向语言表象中的哪个含义,它可以单单利用隐喻本身对本体进行描述,完成平时以语言的表象不可完成的任务。),毕竟“她们一开始工作就争吵”,因此只能让一个人单独工作,并且在结尾当A问“仅仅产生于与她们的同居?”时,B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,显然他意识到A没有明白他的隐喻,后来的沉默印证了这点,因为他感到非常失望,“你也看到了,我的势力是有局限的,某种力量使我沉默,再见”,如果这两个女人象征的正是上文所说的东西,那么这个结尾就非常确切了,同样,它的作用是再次对这种东西的特征进行描述。

评论
© 我子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