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生哲学家的野生猜想

我感觉费曼的猜想是真的,一个顺时间流动的电子就等于逆时间流动的反电子,宇宙所有的电子是同一个电子的残像

如果我们不把时间轴视作一种评价剩下三维的度量,而把它看作和空间一样的实体,所有流动的电子在这种高维视角下便是一条线

(所以我支持弦理论)

而且,我发现所有的解释在最终层次上都与“连续性”有关。比如,“数字”似乎是一种符合人脑思维的典型的分割行为,也许最初起源于我们要定义手指的量,而手指是分割的。在宏观视觉上,物体似乎是永远“分割的”——尽管在科学上,没人能说物体拥有一个粒子突然消失的界限,我们却可以把它当成是这种情况,并依照此模式理解“物体”这个概念。这些概念构成了我们头脑中的世界。事实上,我们必然且仅能如此理解。在我们发明数字后,数字也反过来影响了我们的思维。因为数字是一个具有“分割性”的“点”,即便亦可以数轴上的线段表示其大小,线段也却必须拥有“端”,直线无法表示数。于是这就导致了这个著名的令人困惑的等式:

0.9999…=1

因为“∃m,且0.9999…小于m小于1”是个假命题——我们往往这样理解它。然而,那个违背第一直觉使我们感到诧异的东西是什么?主要在于:在我们的头脑里,0.9999是个“点”,1也是个“点”,而这两个点据其原始定义代表的含义应当不一样才对。但事实上并不存在这些“点”,而只存在某种滑动的虚体,“数字”是智慧体对其的一种模仿。如果我们以这样的虚体来理解数字背后的本质,就不会存在 0.9999…=1这样的等式,在这个虚体的体系中这两个数用同一个标记单位来表达。那么,我们能找到那种标记方法吗?或者我该这样问:智慧生命的“标记”行为必然导致“分割”吗?是否存在绝对客观的“标记”?

评论
© 我子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