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idea

梯形空间,圆桌摆在靠近大钝角的位置牙签筒,玻璃烟灰缸,牙白色玫瑰叶壁纸,内屋的窗挡了一层纱,里头黑黝黝的;卖饮料的冰柜,但前两层都是青岛啤酒;大女儿是大学生,小女儿娇气,天真,好奇心强,喜欢乱叫,她的降临如同添了一种祸事(不曾料到的新情况……)

查医院接生费用
(住院押金一万块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↑

          她的口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↓
……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意识到生活改变了,直到有一天,我们将种种不利与过去相比,这才意识到我们自己这么悲惨……可是它不是突然发生的,就像白天不是立马变成的黑夜一样,对此我们谁也没有办法讲出——因为它并不是一件大事!如果要述苦,也要像讲故事一样面面俱到……且不说我们只是普通人罢了,我们的心受到了折磨,我们的嘴无法表达——所以我们只能这样活下去。虽然当我们开始抱怨,谁也没表现出不屑或嘲讽我们矫情,可仍没法说这样我们就是被理解了。那种理解是不可能的,因为别人体会的不过是我们苦难的缩略,仿佛是因道德责任与天生良心而舀出一些关心,可惜这其实没什么用,不能让我们变得好些,也没有让我们不必面对不得不面对的窘境,我们也更不想辜负他人的安慰,对于这些无法减轻我们伤痛的关心我们竟然统统都接受了,有时必须强壮坚强以避免他人认为自己的安慰没起到价值,而这样只不过让我们更加苦恼。对其他人来说,这只是世上发生的或许不能再不幸的事而已,对我们而言却是无比无比无比真实的人生,我们永远不可能去过另一种,每次想到这些都只让我的痛苦不断加倍,所以平时里我都尽量不去想,这又导致我们陷入了轮回的悖论,那就是维持对眼前状况的无知不会解决问题,只是当一只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而已,可是我们还能怎么办呢?……

评论
热度(1)
© 我子博 | Powered by LOFTER